新闻动态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媒体报道 >

“妈,我马上回家了。”成了母子间最后的对话

发布时间:2019-03-18 19:56:23 来源:湖北省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
   
     “妈,我马上回家了。”2月28日凌晨,廖女士收到大跃发来的微信,没想到这竟然是母子间最后的“对话”。当天,大跃骑车出了意外,尽管经过数十小时的抢救,仍然没有自主呼吸……3月1日中午,廖女士和丈夫含泪签署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,在山东省立三院将儿子的肝脏和肾脏捐献出来。“孩子虽然走了,但还能救其他人,这也是他生命的一种延续。”
凌晨骑车回家 路上出了意外

2月28日凌晨,大跃在与朋友聚会后,骑着摩托车回家,这条熟悉的路他已经走过无数次,但是这一次,一场突发的意外却让他没能再回家。“孩子再有五分钟的路程就到家了。”凌晨0点06分,廖女士还收到儿子发来的微信消息,却没承想不多久之后,母子俩竟天人永隔。

“孩子出车祸受了重伤,目前正在抢救。”2月28日凌晨一点左右,大跃的父亲陈先生接到了来自医院的电话,这个噩耗直接把他击倒了。“我们匆忙赶到医院,发现大跃已经重度昏迷。”陈先生说,尽管抢救多时,孩子依然没能醒过来。

据了解,大跃出车祸以后,是一位路人发现了受伤的他,赶紧拨打120送他去了医院。这时,已经离意外发生差不多一个小时。“送来时,患者已经没有呼吸心跳,大动脉搏动消失,做了20多分钟的心肺复苏才有了微弱心跳,但还是不能自主呼吸,血压也非常低。”省立三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姚艳粉说,大跃有多发脑部损伤,身上多处骨折,最严重的是右胸的一处伤口。“患者瞳孔散大,用了大量升压药血压还是维持不住,生命体征极不稳定,也请了神经外科、普外科等多学科会诊,认为生存希望十分渺茫。”

父母忍痛决定 捐献孩子器官

陈先生、廖女士夫妻俩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外,一步也不敢离开。得知孩子生还无望,陈先生忍痛作出决定,捐献孩子有用的器官。 

“怕我接受不了,孩子爸爸刚开始没敢跟我说。”廖女士说,3月1日上午,丈夫才跟她开口商量,想把孩子的器官捐献出来,来挽救更多需要帮助的人。

18年前,大跃就是在这所医院出生的,如今躺在同一所医院,却一直昏迷不醒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,母亲的心中仿佛刀割一般痛苦。“孩子生前那么有活力,到家门口就会唱起欢快的歌,还总是喜欢帮助别人,肯定也会同意的。”

3月1日中午,廖女士夫妻在红十字会的见证下,填写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,把孩子的肝脏和一对肾脏捐献出来,难忍悲痛,两人签字的手微微有些发抖,但是他们没有犹豫。

廖女士说,儿子之前也曾想去捐献造血干细胞,盼着能有机会救别人一命。想到儿子的器官能挽救几个人的生命和家庭,相当于儿子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下来。”她都觉得能有个心理安慰和精神寄托。

上一篇:延续对医学的贡献!97岁医学专家邵徳华捐献遗体
下一篇:襄阳市红十字会举行“生命如花”缅怀纪念活动